机灵小不懂

王府井的某苹果店

某iPad Pro

下一个打开这台机器的小哥哥

我给你留了一段话

一定要点开看一下😂

【洋灵】一别难两宽-17

ABO设定,重度ooc,洋A灵O,带娃破镜重圆梗

狗血文,填坑时间随缘. 勿上升谢谢

-------------------------------------------

*自从我工作后,每天早六点起床晚十点到家,每天忙成狗,真的没时间码字,不过好在,我快辞职了,这文也快完结了

*  欣慰的是,@十八啊也每天忙成狗哈哈哈哈哈

-------------------------------------------

阿姨带着小木耳出门后,灵超在餐桌旁坐了一会才起身返回卧室穿戴整齐,临出门前,鬼使神差的走回到阳台边,透过厚厚的窗帘缝隙向下望,不出所料的看到了那台熟悉的车,和倚着车旁站着的身影。灵超叹了口气,或者说松了口气,拆开一直握在手心的巧克力,送进嘴里,化开来的黏腻口感和嘴里的奶香,带着他的思绪,飘回到了那个他们初识的潮湿的午后。暴雨后炫目的阳光,阳光下高挑的身影,说话时牵动的嘴角和明媚的笑跳跃在灵超的脑海,待嘴中的甜味消失,脑海中的身影才与眼睛低垂的头的身影默默重叠。

灵超收回思绪,眨了几下眼睛,放下手指挑起的帘子,转身做了一个决定。

 

李振洋在看到阿姨和小木耳离开后,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灵超下楼的身影,无数次的拿起手机盯着时间,每一次点亮屏幕看着时间只是消逝了几分,而自己却等的很漫长,这种漫长让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慌。他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灵超,是不是不舒服,昨晚有没有睡好,要不要休一天假,或者...想法很多,勇气不足,该怎么忘记他和他刚刚吵过架,在冷战期,而吵架的原因还横在那里,丝毫没有解决。

终于时间到了上班迟到的边缘,电话铃声响起,李振洋没有一秒犹豫的接起,他等待已久,却在听筒里传来老岳的一声‘喂’后,皱起了眉头。

 

 

 

“洋洋,小弟要辞职!”老岳的情绪有点无法控制,音量不再如平时那边软糯,大了一些。

“什么?”李振洋有些懵,一时反应不及,反问了一声。

“刚刚小弟给我发了封邮件,我转发给你了。”

李振洋迅速放下手机调出邮件,点开的手指,不自觉的有些抖,就像他现在紧张着不规律的脉搏。

几秒钟后,听筒里传来李振洋带着愤怒的吼声。

“我不同意!他别想辞职!”

声音太大了,惊动了在楼上,握着手机发出短信后,正在焦躁的转来转去的灵超。他快步走到窗边,再次顺着窗帘的缝隙看下去,刚好看到李振洋愤怒的将手机甩出去。

手机脱手落地,弹跳了两下又划出去一段距离,看在灵超的眼里,恍若自己的心连同手机一起错乱了两下,又划伤了一道痕迹。他将自己手里的手机,握得更紧了些。

 

稍早,刚刚到单位的岳明辉,收到了一条来自灵超的信息,只一行字‘岳叔,看下邮箱。’简单的一句话,岳明辉却萌生了不好的预感,在看到邮箱标题‘辞职信’三个字后,岳明辉突然很讽刺的痛恨自己第六感这么准确。匆匆联系李振洋,岳明辉回了灵超一条信息,‘等你的直属领导做决定吧,我没权利。’

 

岳明辉拿着手机在等,在听筒里传来巨大的响动后,他便在等李振洋冷静下来。

多么讽刺,李振洋想冲上去,冲上去问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如此狠心。可冲上去面临着什么,爆发更大的争吵,暴露更多的问题么。

呵,多么无奈,在短暂的沉默后,他不得不重新捡回摔伤的手机放回耳边,就像他无奈的,又不得不重新拾起他那段破碎的感情。

“老岳...”

岳明辉叹了口气,“你消消气,我没同意。”

 

李振洋又一次把四轮车当做飞车开,上一次这么开车,是灵超生病的时候。飞奔回公司,等不及早高峰的电梯,匆匆地跑上七楼,气喘吁吁的推开门。

岳明辉站在李振洋对面,“怎么回事洋洋?”待李振洋平静下来,岳明辉问道。

“小弟发现了我们和凡子做的那些事。”

“怎么会?”岳明辉惊讶了一下,卜凡做的隐蔽,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没道理传到灵超的耳里。

“应该是路一鸣告诉小弟的”,李振洋无奈的说,“昨晚路一鸣给他打了电话。”

“那路一鸣...”

“应该快回来了吧。”

岳明辉沉默了几秒,回道:“也好,是该解决了。”

 

 

 

李振洋没有批灵超的辞职信,仿佛那封邮件没有存在过。

灵超也没有去上班,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在李振洋的默许下,有了不被限制的时间和自由,却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不下楼不出门。快递来的小说,一次又一次敲响他家的门,因为没有别的事情,小木耳又在上学其间,他的小说看得很多,一本接一本,可是没一本记住人物剧情的,原本是最爱的消遣,也不争气的变得如同嚼蜡,一不留神心思又飘到了那个人身上。可是日子还是过得仿佛那夜的争吵,矛盾的纠缠,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存在过,日子里只有小木耳和自己和小说。

只是偶尔也会忍不住,顺着窗帘的缝隙看看那辆熟悉的车,和车中熟悉的身影。直到他这别扭又执拗的作态,被回来后的路一鸣调笑着戳穿,“哎,超儿,我刚刚上楼的时候,看到有辆黑色的车守在咱家楼下,好多回了,你说我是不是被跟踪了?”说着还抱起了肩膀,仿佛真的有人在调戏他一般。灵超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撂下了挑起的窗帘离开。

 

李振洋的日子不太好过,除了灵超的态度不明,还有路一鸣这个悬在那里的不定时炸弹,这些事都叫他心焦。有空的时候,他就去灵超家楼下守着,忙起来的时候就顾不得了。

刚开始的几天,李振洋即使坐在办公室,也不能安稳心神,烟吸的愈发凶了。直到老岳看不下去,丢了他刚拆开的一包新烟和打火机,把他拖到酒吧狂灌了他几杯烈酒。

都说酒后的男人话不可信,可恰恰是,酒后的男人也最清醒,被酒精麻痹后的脑回路,不再有那么多的弯弯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许是太累了,超过了身体承受的极限,醉酒后的李振洋,哭不出闹不得,看着老岳的眼神对不上焦,冷静的可怕。

他说:“老岳,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冲动。更不该说出那些伤害他的混账话。”

他说:“老岳,我害怕,害怕路一鸣的出现,我想不出对策,想不出怎么面对这个人和我缺失的过往。”

他说:“老岳,我有恨,可是我,更爱他。”

岳明辉揉着他头顶的软毛,服帖着趴在他的头顶,就像此刻的李振洋。可他不该是这个样子,他是T台上那个目光冷聚却有着不可被复刻的高冷气质的宠儿,他是那个时刻保持一张高级的面孔却带着慵懒嗓音的温柔的男人,而现在,却无比的脆弱,脆弱到岳明辉不知除了头顶的毛发纤维,自己该触碰哪里。

他更不敢告诉李振洋,他联系过灵超,打过电话登过门,无论哪一种方式的道歉,灵超都应对得体,客客气气。正是这份生疏的客气,让岳明辉感知,他大概已经失去了灵超的绝对信任,这个曾经满口‘岳叔’‘岳妈妈’的小孩,在他们看不到的那些年,已然长大的。

 

李振洋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在卜凡告诉他路一鸣已经回来了,就在灵超家的时候,到达了顶点。

李振洋抓紧方向盘的骨节泛着青白色,以往红润的嘴唇,此刻因为激动的情绪泛着紫,甚至有一点点干,他添了几下试图缓解这种干涩,几秒钟后,更干了。

他该上楼,揪着路一鸣的领子,打一架,一个A解决问题最直接的方式,或者上去,带着虚伪的笑热情的接待路一鸣,似一个主人般,给他一个下马威,再或者,冲上去,把路一鸣赶出去,最不济,也要上去,把灵超和木耳带走。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不该留在这里,他该上去。

对,上去。

 

“咚咚咚”,李振洋突然被车窗的叩击声打断了他混乱的思绪,茫然的扭回头,窗外站着的,正是他所有心神不安的始作俑者。

李振洋对路一鸣会主动找上门有点意外,但面对敌人,李振洋逼着自己迅速冷静,同时按下了车窗。

“您好,路一鸣。”笑容和善。

李振洋没有答话,挑起一边眉毛等他继续开口。

“你是在等我吗?”笑容依然和善,和善到李振洋有些不爽,有一种前方有个坑在等着李振洋,而他却不得不跳进去的无奈。

李振洋关上车窗,打开车门下了车,走到了对方面前站定,“对,我是在等你。”

“这么巧,那要不要谈谈?”

对方游刃有余的语气使李振洋生气了,却还要保持冷静,“谈什么?”

“我以为,你会有很多事想问我,比如,超儿的过去?”

路一鸣的声音淡淡,又成功地牵制住了李振洋,“那些事,直接问我多好,我知道的,肯定比你找人查的详细的多。”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受,让李振洋紧咬着自己的后槽牙,才忍住转身离开的冲动,而对方的语气依然淡淡,仿佛在开一个不要紧的小玩笑。

“你想怎么谈?”李振洋沉着声音问。

“随便吧,怎么谈都行,地点你定吧。”停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别太早了,等他们都睡了最好!”

 

-tbc.-

 

 

 



我的大脑,就像一台显示器,所有的垃圾情绪都可以被拖至垃圾桶删除,再清空,而后重新运转,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云淡风轻。

可身体这台处理器,却保留着所有垃圾资料的底,看似被清除,实则被拖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慢慢堆积,终有一天因为过载而导致系统崩盘,悲伤,失落,不安,惶恐,所有被我压抑过的垃圾情绪化作一股黑暗力量,聚集成团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击溃我本就摇摇欲坠地自尊和颤巍巍地防线。

发布会现场

记者问洋洋抽卡的秘诀

洋洋说,你问这个问题,是在羞辱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明天去见我们的“玩呢”小哥哥们,开心😄

争取睡前撸半章17,真好😄

【洋灵】一别难两宽-16

ABO设定,重度ooc,洋A灵O,带娃破镜重圆梗

狗血文,填坑时间随缘. 勿上升谢谢

正文:(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上) / (12下) / (13) / (14) / (15)

番外:(番外1) / (番外2)

-------------------------------------------

*对不起大家,实在是太忙了,久等了

*我发个预警,本章只有吵架, @十八啊 你的锅

*有件很开心的事,9号弯呢的节目,我应该能去现场,哈哈哈哈

----------------正文在下----------------

李振洋坐在餐桌边上,一个人面对着没动过的晚餐。一分钟前,灵超的手机铃声响起,李振洋看着他将显示屏捂在手心,走进卧室,关门落锁,一套走位行云流水,低下头来,发现金属柄的勺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自己捏得变形。

那个手机号……李振样扯了扯嘴角,说不出的讽刺,他的资料生平,怕是自己背得比灵超还熟。

路一鸣,路一鸣。

这根扎在自己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的刺,终究还是没有办法视而不见了。

 

“超儿,我要回国一趟。”路一鸣的语气里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

“出什么事了吗?怎么这么突然?”灵超刻意压低着声音。

“所有的事都会有一个结局的,很多东西,该有个了断了。”尾音有些飘忽不定,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灵超着急,“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不是……”

“我没事,”路一鸣的语气有些犹豫,“算了,原本不打算告诉你,就当给你打预防针吧。超儿,我最近在被人调查。”

“到底出什么事了,谁在查你!难道是……这么多年了!你根本没有回来过啊!”灵超一急,分贝都高了几个度。

“你听我说完,”路一鸣的声音里带着安抚,“他们调查的重点是我的婚姻关系,也就是说,查的对象是你,李灵超。”

“你,你怎么会知道,你,确定吗?”灵超慢慢蹲在地上,心里终究还带着几分侥幸。

电话那头,路一鸣深吸一口气,“陆萧,是陆萧告诉我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仿佛那两个字用尽力全身的力气。

 

灵超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陆萧既然把这个消息告诉路一鸣,那只有一种可能,调查的他们的人不是陆萧的,对灵超和路一鸣也没有恶意。还有谁会调查他呢?答案昭然若揭。

是了,他们都分开了这么多年,中间经历了多少对方不知道的事。他们何其幼稚,怎么会敢奢求感情还停留在干净又纯粹的少年时代,仿佛从未经受沧桑呢?

 

灵超抹了一把眼泪,从地上站起来,脑缺血的眩晕,失望,难过,委屈,愤怒…一瞬间全扑向他的大脑。他拉开卧室的门,夕阳已经收起余晖,深蓝把李振洋的五官都拢进了晦暗里。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是吗?!李振洋!这就是你说的爱我!”刚擦干净的眼角带着血丝,看起来是怒极了的样子。

“李振洋,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的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拿你的龌龊来揣度我!你又有什么资格这样侮辱路一鸣!”

 

不得不说,过了这么多年,灵超对李振洋的死穴,还是一摸一个准。短短两句话,愤怒的小兽往前一扑,稳稳的踩上了李振洋最痛的两个伤口,一个叫“没有我的过往”,一个叫“路一鸣”。

 

不过两句话,李振洋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就全面崩塌了,看着还是衣冠禽兽的冷静样,只是紧缩的瞳孔已经预示着他已经失去了理智,说话也是怎么伤人怎么来了。

“怎么?只准你在外面找野男人,还不准我查了?”

“你放屁!”

看着灵超一脸不可置信又怒火中烧的表情,李振洋心里撕裂般的痛,却仿佛感受到施虐的快感一般,嘴角的冷笑越扯越大,“我连说都不能说了?我要是不查,你还要瞒我多久?李灵超?当年一句话都不留就走掉,现在结完婚了,又回来找我,耍的我团团转,你很开心是不是?”

 

灵超看着李振洋的脸,有一瞬间,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我和路一鸣之间什么都没有,我只爱你”,“我没有想要骗你,我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告诉你”,“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我的生活里啊,连我的腺体里,都是你的标记”,“我看着小木耳,总是想起你,想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可爱”,“我离开你的时候,就后悔了”。

铺天盖地,几乎要脱口而出。

可是灵超回过神来,看见李振洋眼里的冰冷和讽刺,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些日子被他刻意无视和压抑的不安、自责、恐惧通通变成了疲惫,压的他快要站立不稳。他用力的撑住餐桌椅,半晌,“我不想看见你,你滚吧。”

李振洋看着仿佛脱了力的灵超,手比脑子更快的动起来,扶住了灵超的肩膀。有些东西,已经刻进了骨髓里,变成了本能。他愣了一瞬,怒气重新占领了大脑,把手收了回去。

“嗤。”灵超冷笑一声,“嫌我脏吗李振洋?你怎么,这么虚伪了呢?”

李振洋的“不”还没说出口,灵超捂住眼睛,“滚出去。”

没有动静。

“我叫你!从我家滚出去!”灵超从掌心抬起头,两颗泪珠从眼眶里砸出来。

李振洋沉默了几秒,拿起外套,摔门走了。

 

 

 

灵超在门边愣了很久,他歪起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迈起的脚步重而蹒跚走回卧室,关上门的一霎那,含在眼眶中憋转着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倾泻而出。

过了这么久,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依然不会改变,比如他依然倔强,倔强的逃避一切,如从前不敢面对真相,如现在不敢面对现实。他也想开口解释,想告诉他,你知道的一切都是错的,我从未把你从我的生命里抹去,我将自己置身在沙漠中,风干我的骨肉滋养那颗在我心里生根发芽的你,即使你的根须带着刺,深入我的骨髓里,刺痛我的每一次呼吸。我的一切伪装,无非是在掩饰我所有的不安,我尝试着伸出手去触摸,即使这刺痛会让我整个指尖鲜血淋漓,这个过程很慢,需要我用尽全部力气,你为什么不能等等我,再耐心一点,或者再细心一点。

 

 

李振洋把自己关在楼下的车里,终究没舍得走。车停的位置刚刚好,顺着侧窗刚好可以看到楼上卧室的亮起的那盏灯。刚刚怒气冲冲的下楼,积压下的火气,却被静谧的夜晚和深秋的冷风吹散,冲动过后,只剩下满心无力与惶恐。车内逼仄的空间,紧闭的车窗内烟雾缭绕,将这本就悲情而密闭的环境渲染的更加神秘。而车中的李振洋,却没有心情观察这迷雾中的一切,在沉闷的反思中,他木讷又本能的抽起一支又一支烟,直到呼吸中带砂砾划过肺管的疼痛呛到他突然咳嗽不止,他才回过神打开车窗。也许他真的错了,也许他该再耐心一点,灵超终有一天会将一切和盘托出,结局好坏比例各半,总好过自己冲动地调查后,将这一锅粥搅得更加稀混。而如今,这场介入角色越来越多的戏,又该如何收场。

 

 

 

昨夜悲泣难自抑,注定一夜辗转反侧,早上醒来灵超对着镜子里的肿出的金鱼眼和快掉下来的黑眼圈打哈欠,抬手抚摸了一下镜中的自己,真够憔悴的。吃早餐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时运不济,还是上天要跟他说点什么,阿姨准备的早餐居然是小米粥,水煮蛋配小菜。灵超本来就堵着的心,在看到那一盘圆润的水煮蛋后,不自觉的咽着口水觉得喉咙干涩,眼前全是某人认真剥蛋壳的脸,心更堵了。没有食欲,早餐也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送,木讷的咀嚼尝不出任何味道。

“爸比,你跟爸爸吵架了吗?”放空的灵超被趴在桌边认真盯着他的黑眼圈看的小木耳唤醒。

“呃...没有,别瞎想。”

“骗人!”小木耳扔下手中握着的勺子,发出‘噹’的一声,“爸比怎么能说谎呢,我昨晚都听到了。”

灵超哽住了,不知道该回些什么,昨晚他和李振洋太自我,谁都忽略了小木耳在家,在房间里。

“爸比你等一下”,说完小木耳跳下凳子噔噔噔的跑掉了,不消片刻,又噔噔噔的跑了回来,神神秘秘的,“爸比,你伸开手。”

灵超不明所以,摊开手掌在小木耳眼前。

是一颗白巧克力。

小木耳把它放在他的手心上,“爸比,爸爸说,不开心的时候,要吃糖,甜甜的,可以赶走悲伤。”小木耳看着灵超没有反应,又补充了一句,“爸比,这是我偷偷藏下来的,我都舍不得吃,你可要珍惜。”

灵超牵动面部肌肉扯出一个欣慰的笑,将小木耳揽进怀里,将自己眼中复杂又酸涩的情绪,收进他拥紧木耳的臂弯里,“谢谢宝宝。”

 

-tbc.-

 




啊。我最近在疯狂面试找工作找房子,没跑路没坑,只是没时间🤦🏻‍♀️求原谅🤦🏻‍♀️

一别难两宽-15

ABO设定,重度ooc,洋A灵O,带娃破镜重圆梗

狗血文,填坑时间随缘. 勿上升谢谢

正文:(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上) / (12下) / (13) / (14)

番外:(番外1) / (番外2)

---------------------------------------------

写了删删了写,还作废了一版,依然感觉在划水。。。。

卜岳相遇段其实是有个小故事的,但放在正文里好像不合适,可能会番外或者哪天发个小段子讲一下

正文无车,有敏感词,走链

--------------—-正文在下------------------


我是无车又无聊的正文

我是图链,主人在补我的时候发现文链开着所有人可编辑,而且被编辑了,现在正在揪头发修文,笑


-tbc.-



悄悄放一个【oner830出道发布会全程】录屏,再悄悄说其实优酷有回放~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746070 

刚刚发现我家@十八啊 姑娘有百粉了,开心,然后我催她发福利给我,她发给我一堆自己拍的照片,好好看,我觉得第三张好像吸血鬼古堡,现在想催她写一篇吸血鬼au给我🤗🤗🤗🤗